《还看今朝·四川篇》采访札记:做好节目不负家乡父老

  • 日期:11-13
  • 点击:(1319)


自从我接到《还看今朝四川篇》射击任务已经两个多月了。对我和中央电视台四川记者站的大多数同事来说,我有两个身份。 我是四川人。我团队中70%的同事已经在四川呆了6年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四川人。 如何从四川人的角度做好节目,使《还看今朝》有一个更真实、更美观的表达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此外,《还看今朝》是全国各省(区、市)的集中展示。如何跳出“四川人”的身份,在不开创先例的情况下展示四川在民族格局中的作用和行动,突出四川发展大变革的特点,是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面对两个破碎的任务,只有强烈的拍摄责任感 这是我加入中央电视台四年多来投入到一个节目中的最多时间和精力。每个人都做了一个黑暗的决定,要在这个项目上做好,不辜负我家乡的长辈。

接受任务后,我又跑了四川。 刚完成一个小节目,我想给你讲一讲四川。虽然只花了3分钟,但我和我的同事花了8天时间,走了3000多公里。 每天,除了睡觉和照镜子,它还在路上,行李箱里一年到头都有衣服。 在这样的旅行中,除了疲惫之外,更多的是感动和惊讶 我以为我非常了解四川,但事实上我不知道。我以前不知道很多不同地方的发展故事。 就在这两天,我在雅康高速公路康星大桥施工现场采访。 一位参与建设的当地市民告诉我,每个人都期待着高速通信,就像他们期待春天一样。 他从松茸开始。他的家庭生产松茸,松茸受到运输条件的限制。他的家人需要在凌晨2: 30用伞盖在山上收集松茸,然后尽快运送到康定或稻城机场。然而,这两个地方的机场经常受到天气条件的影响,航班也不准时。松茸是否畅销取决于天气。 经过高速修复后,它们可以不那么努力工作,松茸可以通过高速快速进入大陆。 因此,他以特殊的精力参与了雅康高速公路的建设。

一个项目的背后是千千一千万人的生计和生活,我想通过这个项目传递下去。

面试中有这么多这样的接触,我觉得肩上的负担更重了。

(中央电视台记者姜林口述

记者张立东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