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应发挥试验田作用

  • 日期:12-07
  • 点击:(1152)


自由贸易试验区已成为中国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主要试验场。 自2013年9月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形成了“1+3+7+1”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模式,并将很快建立一批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 五年来,各自由贸易试验区不仅坚持试点先行,积极推进投资、贸易、金融、监管等领域的制度创新,着力营造合法、国际化、便捷的经营环境,还着力实施一系列具有地方特色的制度创新,成为区域贸易和投资增长的重要引擎。

FTZ在深化改革开放中的作用今后将更加突出。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外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在国际上,全球经济和贸易规则正在向高级别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以及知识产权保护、政府采购、数字贸易和竞争政策等“后边界”规则发展。中国迫切需要在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基础上,积极融入和牵头制定高标准的国际经贸规则。 从国内来看,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正处于从最终产品加工制造和集成创新向品牌建设、原创创新、高附加值零部件研发和制造升级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通过实质性的制度和机制创新,有效减少高端服务、协同创新等领域的高层次国际合作障碍,聚集世界高端元素,实现高层次供需平衡的跨越。

40年的改革开放经验表明,在实施重大改革开放任务之前,选择合适的地区进行试点,对于提高政策创新的准确性和降低风险具有十分明显的作用。 FTZ在制度和机制创新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具有较高的制度创新权威。它是国家在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大幅度扩大服务业准入、创造有利于国际创新与合作的宏观环境等领域进行“大创新”的最合适平台。以“后边界”监管改革和创新为核心,促进更大的投资、贸易、金融自由化和便利化以及新模式的发展,创造一个以制度为导向、开放的规则主导领域、压力测试领域和国际基准领域的新时代,是绝对必要的。

自由贸易试验区应按照以下三个理念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

一是顺应全球经贸规则演变的大趋势,积极承担重大改革创新任务,在创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知识产权保护、数字贸易、产业链监管等领域开展实质性内容的实质性制度创新,超越程序和技术细节改革,重塑政府、企业和市场的权利义务关系,进一步增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全方位营造一流的经营环境 同时,我们将进一步探索国际高标准监管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后边界”领域的交叉和榫接,释放规则摩擦和风险压力,探索和完善风险防控体系。 具体来说,我们可以探索以允许准入的类别为重点,率先缩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范围,适当引入世贸组织《政府采购协定》等相关规则和标准。

二是进一步提高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特别是,我们应该密切注意研究进一步放宽FTZ市场准入的措施,特别是开放服务业。探索教育、医疗、文化、电信、专业服务等领域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的逐步放开,为企业深入参与国际竞争积累经验,实现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此外,应在贸易便利化创新和多式联运“单一制度”改革方面取得重大政策突破,以探索和相互认可发达经济体在检验检疫领域的检验结果,大幅降低出入境货物的申报和检验要求,促进优质消费品进入自由贸易试验区。

三是有效改革和创新风险防控机制,适应地方政府更大自主权,逐步从审批前向审批中、后监管转变,为FTZ以更高标准、更大努力推进改革创新提供积极保障。 在金融、电信等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领域,可以探索国家监管机构向FTZ派出垂直管理团队,与地方政府联合监管执法,有效防控风险的模式。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大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