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星期四”来了!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今年还有几次?

  • 日期:10-10
  • 点击:(1335)


?

在上次降息不到两个月后的9月19日清晨,北京时间,美联储再次宣布降息25个基点,并将联邦基金的降息目标范围降低至1.75%-2.00%。业内人士预计,美联储今年仍将降息一次。

美联储宣布再次降息

从今年年初的“暂停加息”和“保持耐心”,到七月的“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增长的立场”,然后到九月的“全球经济放缓和低迷”。通货膨胀将带来美国的经济前景。”在“风险”下,美联储的政策趋势最近已成为“鸽子”。

9月4日,美联储发布了国家经济形势调查报告。从7月初到8月底,美国经济的总体经济增长温和,就业市场增长缓慢,物价水平小幅上涨。从行业角度看,总体制造业活动较上次报告有所下降。大多数辖区的旅游业保持稳定。在房地产行业,房屋销售不旺,新房建设活动保持稳定。同时,由于天气条件不利和商品价格低廉,农业仍然薄弱。

全球经济正在放缓,美国经济也很难“孤零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9月6日指出,全球经济放缓,经贸政策的不确定性和低通胀给美国经济前景带来了“重大风险”,但目前并不认为美国和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他提到,自年初以来,美联储认为降低预期的利率趋势是适当的,这不仅支持美国经济,也是经济前景良好的原因之一。美联储9月份降息的预期也得到了进一步巩固。

在北京时间9月19日,为期两天的政策会议结束后,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下调25个基点,至1.75%-2.00%。中金公司研究报告认为,降息和其他资产价格(包括股票市场,信贷利差和美元)的影响所带来的短期利率的下跌,有望进一步压低金融状况,从而有助于修复消费动能,或显着缓解经济增长放缓甚至陷入衰退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当地时间9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说:“美联储应该让我们的利率降至零或更低,然后我们才应该开始为债务再融资。可以大大降低利息成本,同时大大延长了期限。我们拥有强大的货币,实力和资产负债表。美国应始终支付最低的利率。没有通货膨胀!”他还说:“由于鲍威尔和美联储的幼稚,我们不允许做其他该国已经在做的事情。”

去年,美联储四次加息。在2019年,美联储分别按下“暂停按钮”以在1月和3月加息。 8月,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并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利率降低至2.00%-2.25%。

根据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美联储正在进入快节奏的降息。预计9月份降息后,今年第四季度将降息25个基点。在2020年的前两个季度,它将降低利率25个基点。

高盛预计,美联储在十月会议上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50%,利率下调5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10%,不降息的可能性为40%。在12月的会议上,通胀预期约为2%。美联储可能会停止降息。

“超级星期四”就要来了

在19日,可以说是“超级星期四”。除美联储外,日本,瑞士,挪威,英国和其他中央银行也将宣布利率决议。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目前的市场平静,除非欧洲央行和美联储采取比预期更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否则日本央行往往会停滞不前,从而加剧市场动荡。消息人士称,如果目标是通过降低借贷成本来促进经济增长,则最有可能的选择是将短期利率目标进一步降低至负数范围。

瑞士国家银行行长约旦9月5日对路透表示,瑞士目前的利率为-0.75%,瑞士国家银行目前需要维持负利率。他还补充说,负利率对于瑞士当前实施货币政策至关重要。尽管无法预测负利率需要维持多长时间,但他认为利率将在未来某个阶段恢复正常。

挪威中央银行可能会成为仍坚持提高利率的中央银行。尽管该央行在6月表示其目标是继续加息,但在8月份也警告称,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前景变得更加不确定。经纪人Nordea Markets预测,挪威央行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和2020年两次提高其主要政策利率。在两次加息之后,政策利率将从目前的1.25%提高至1.75%。

此外,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5%,这是自2016年3月以来的首次,并宣布恢复量化宽松(QE)。

据英国《金融时报》9月17日报道,欧洲中央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Philip Lane)强调,如果有必要,欧洲中央银行已准备好在负范围内进一步降息。莱恩说,欧洲央行将“不惜一切代价实现通胀目标”。

中国会跟随降息吗?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中国中央银行仅对“女性母亲”的降息浪潮做出了小幅调整。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卢正伟告诉中信经纬客户,从2013年以来的经验总结下来,发现提高或降低利率需要同时考虑三个条件:等于或低于政策目标;速度是否低于政策目标; CPI持续低于2.5%。如果不满足这三个条件,则可以提高反向回购利率。当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时,可以启动降息周期。

根据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的分析,在美联储降息后,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会通过调整OMO利率来降息。他还提到,19日和20日的公开市场操作可能成为降低利率的重要时间窗口,而且不排除降低OMO利率的可能性。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斌认为,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不能依靠减少存款准备金率或LPR机制等量化工具。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基础上,仍有降息的空间和必要性。有必要通过新的LPR机制来指导融资。该组织有效地降低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从“数量”和“价格”两个方面共同改善了企业融资环境。

(编辑:李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