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无声合唱团

  • 日期:09-02
  • 点击:(1607)


RYb04gRI6vBhwM

张咏教孩子练习发音。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的办法。

帮助聋哑孩子们发出标准的音高是最难的挑战之一。为此,他们动用了专业校音器。孩子们在学校的舞蹈室里,一边发声,一边观察着校音器上跳动的指针。经过无数次重复练习,孩子们才能形成对每个音高的肌肉记忆。

在周彩英的印象中,每年五六月,李博和张咏都会像候鸟一样定期来学校教学。他们还不断地发动身边搞音乐的朋友加入教学队伍。合唱团训练的经费、艺术家在凌云县的吃住费用、路费都由他们自己承担。

时常有人问李博和张咏,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让这些聋哑孩子投入到并不擅长的领域,值得吗?李博每次都愤然反击:“凭什么认为他们不擅长?”

在李博看来,这些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孩子们,会用震动、用气息感知声音,会用时间的流动体会节奏,会用每一寸肌肤去觉察空气的流动,“这都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不要用我们的标准去揣测别人”。

李博特意为无声合唱团设计了一组Logo印在团服上:被“砍头”的高音符号,被绳子系住“上吊”的低音符号……“这些符号代表一种态度,就是聋哑孩子理解的声音、音乐和我们理解的是不一样的,在他们的世界,我们的音乐全死了,音乐在他们那儿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表达。”

2017年5月21日,是第27个全国助残日,也是无声合唱团第一次走出校园登台演出的日子。

在这个山区县城的舞台上,聋哑孩子们的表演,引发了不同的反应:有的观众听不懂,感到不太理解;但更多的人却被这短短几分钟的演唱所打动,甚至听哭了。

“那次演出结束后,我感触特别深,他们的表现完全颠覆了我们这个小县城的人们对聋哑孩子的印象。”作为校长,周彩英感到特别自豪,虽然这些孩子生来带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但通过老师和他们自己的努力,一样可以绽放出生命的光彩。

在校园里,聋哑孩子的个性特点常常表现得非常突出喜欢就干,不喜欢就发脾气,会闹或表现出抵触情绪,但经历了这次演出,孩子们在之后的训练中,变得更加自信、更加配合,很少出现情绪化的行为。

每次去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远远就能看到有孩子靠在大门上,探着小脑袋往外张望。这扇上着锁的铁门,把学校里的残障孩子和外面的世界隔开。经常往返于这所学校,李博对这扇门有特殊的感受:“这是分隔两个世界的一扇大门,大门里面也许是这些孩子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几年,在门外他们就会特别不自在,他们以后出去了该怎么办?”

2017年11月,李博和张咏作出一个冒险的决定。为了兑现对孩子们的承诺,他们要带着无声合唱团的孩子们出一趟远门,带他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游乐园、第一次去海边,去参加第六届厦门龙舟唱晚音乐节。

“带这么多孩子出去,肯定要考虑到很多安全上的风险。”时任校长周彩英全程陪同参与了这次“冒险”。她觉得,孩子们辛苦付出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中有的人毕业后无法升上高一级的学校,有的没有机会去到那么远的地方,这也许是孩子能走出学校、走出小山村的最后一次机会,干嘛不去呢?

无声合唱团在厦门的演出大获成功,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2018年4月,他们受邀前往北京音乐厅演出,之后又通过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为全国所知。

从北京回来后,村民们对这些有缺陷的孩子刮目相看,原本自卑的孩子们也变得越来越阳光活泼。

13岁的任秋露2018年4月才加入无声合唱团,是加入最晚的一个孩子。这个刚进学校时的“爱哭鬼”,现在看到陌生人也会主动打招呼并露出自信的微笑。

任秋露3岁时被检查出患有感应性耳聋。她有时听得见,有时一点也听不见。发现自己跟别人不同后,她变得不愿与人交流,回到家便坐在电视机前,还常常跟弟弟妹妹为了争夺电视遥控器打架。加入合唱团后,她放假回家,每天坚持练声两个小时。去北京演出时,秋露还学着照顾同屋的杨微微,到哪里都拉着她的手。

任秋露的妈妈申树根从电视上看到女儿的演出,很感慨也很自豪。她表示,虽然秋露识字不多,但以后的日子还是要靠她自己。“她喜欢音乐舞蹈的话,我们肯定支持她”。

无声合唱团在很多孩子的心中播下了梦想的种子,16岁的杨晓霏当初只是为了快乐地唱歌加入合唱团,父母知道后鼓励她要坚持不要放弃。这几年,她在合唱团里找到了快乐享受音乐的感觉。毕业后,她打算努力走自己的路。15岁的罗安强也马上要毕业,他梦想着将来好好学门技术,找份工作,孝敬爸妈。

比起孩子们的变化,张咏觉得孩子们给他带来的收获更多。和孩子们在一起,无论是艺术上还是音乐上他都得到很多启发。他常常思考:音乐到底是什么,是完美的音符旋律还是背后的东西?孩子们的声音确实不那么完美,节奏也不是特别准,但这种原始的东西确实能够震撼人心。“我觉得音乐应该打破常规的规律,多从内心去寻找,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在李博看来,他们坚持做无声合唱团,就是希望孩子们能通过这个载体得到更多的尊重和理解。“这并不是怜悯,也不是慈善,我们就是开开心心地和孩子在一起玩,在这里我们得到了很多快乐。如果说未来有什么计划,那就是希望能让他们更快乐一点,看见更大的世界”。

(实习生钟坤燕、刘彦君对本文亦有贡献)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