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中国平安加速“混改” “地产贵族”金茂涉“险”

  • 日期:08-28
  • 点击:(1136)


“地产贵族”金茂涉“险”

焦点昨天我想分享

7月26日,中国金茂(-HK)宣布其控股股东中化香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分别向平安和新华人寿提供17.87亿股和1.6亿股股票,协议价格每股4.81港元。配售完成后,中国金茂将获得约86亿元的资本收入,但仍维持中央企业的财产,但三大股东的订单变化:中化香港(集团)持有35.1%,仍是第一大股东,中国平安持有15.2%的股份,第二大股东新华人寿保险持股9.18%,由原第二大股东转为第三大股东。

作为房地产企业的一项大投资,平安作为房地产企业的第二大股东,一直非常乐意获得金融投资。自2015年以来,中国平安一直试图收购碧桂园9.9%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平安先后投资徐汇集团,华夏幸福,融创和朗士,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保险”更喜欢具有高ROE(净资产收益率)和低波动性的房地产股票。为什么这个“阶段”中国金茂?

为了双方的利益,“一枪就准备好了”

关于中国金茂的股权,平安的解释是:“这是一项长期的金融投资,与公司在养老金和健康产业的投资具有战略协同效应,”金茂更愿意说明原因。在“需要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金茂表示,未来双方将加强和拓展更大的城市经营扩张,项目开发和金融产品合作空间。 “国有企业持有多股,但仍以国有为主,这有利于加快金茂的市场化步伐,更好地参与市场竞争”。

此前,中国平安首席投资官陈德贤公开解释了平安的投资逻辑:估值相对较低,股息良好,平安精选市场稳定运营的优质上市公司,长期做好价值投资,以匹配保险的长期负债。分享优质上市公司的增长收入。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上半年,保险业原保险保费收入达到亿元,同比增长14.16%,资金掌握在手中。保险公司正在增长。随着更严格的监管政策,保险资金的可投资领域缩小,投资收益压力增加。

从金茂的角度来看,他们也希望通过引入低成本的长期机构投资者来增加资本和规模。统计数据显示,2014 - 2017年,中国金茂实现销售额分别为215亿元,301亿元,485亿元和693亿元,连续四年保持50%的复合增长率,尽管得到了中央企业的支持。中化香港(集团),中国金茂获得了大股东的部分资金支持,但在快速扩张下,金茂仍需要更多资金。

因此,行业评论员更愿意将这种股权合作归因于双重利益的“一刀切”。据悉,平安一再尝到房地产股的甜头。公开报告显示,在2018年初,通过几次减少碧桂园的股票,平安成功兑现了4.55亿港元。 2017年,持有格陵兰控股9.91%股权的平安将在短短六个月内将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累计减持现金80亿元。

多轮股权转让难以解决金茂“资金的困境”

作为中华企业中华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房地产和酒店业务平台,中国金茂自成立以来一直被贴上“房地产圈贵族”的标签,一路走向“高价,高价”和高价“。在过去两年中,专注于技术知识产权的中国金茂获得了一些关注。 2017年,当金茂楼的代表作“亦庄金茂楼”也出席时,前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应邀出席。帮忙。 2018年,金茂福2.0产品发布在水立方中亮相。知名媒体人,主持人杨澜和严平出现了,金茂此刻没有风景。

2018年,中国金茂成为“千亿军团”,坚持李从瑞总统“五年进入行业前15名”的业绩目标,扩张速度也在加快。根据年度报告,去年,中国金茂增加了2264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和68个新项目,进入了40个开发建设城市。 2017年,这个数字仅为932万平方米,进入了27个城市。

2019年,金茂延续了过去的积极扩张风格。据中原房地产研究中心统计,1月至6月,中国金茂总共花费152.4亿元收购土地,加上7月3日在南京收购的G32地块,收入51亿元。金茂花了200多亿元。在今年上半年发布的中国房地产企业新房价值榜中,中国金茂排名第23位,新增价值652.1亿元。

2016 - 2018年,金茂以高价赢得了南京河西,深圳龙华,厦门翔安的“土地之王”,但“去化学”方面并不顺利。 2016年6月,中国金茂电力建设中心以82.9亿元的价格和人民币/平方米的底价赢得了深圳龙华区“地王”。 2017年,中国金茂的厦门翔安地块价格为元/平方米,受到厦门限价政策的影响。该地块仅批准为2.9-4.2万元/平方米的售价,此前,中国金茂的计划价格为4万多元/平方米。

多重不利因素增加了中国金茂的资产负债率。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底,中国金茂的计息银行贷款和其他借款为889.73亿元,同比增长23%。资产负债率为71.19%,为上市以来最高,净负债率为79%,远高于行业平均65%。

自今年年初以来,金茂的业绩增长逐渐放缓。根据半年报,1至6月,中国金茂实现合同销售额784.56亿元,同比增长9.3%。过去一年,这一数字为718亿元,同比增长198%。在第一季度末,金茂在营业收入,期内净利润以及母公司的利润回报方面均有所下降。其中,收入23.89亿元,同比下降70.11%,期内净利润3.66亿元。减少78.51%,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37亿元,同比减少53.65%。

自5月底以来,中国金茂已披露至少7起公司股权转让案和2起事项。最新一期债券发行显示,7月23日,中国金茂宣布发行5月份到期的5亿美元优先票据,票面利率为4.25%。 7月18日早些时候,中国金茂宣布发行。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境内公司债券自批准之日起24个月内有效。预计几项融资活动将使中国的金茂一次性回报超过50亿元人民币。

中国金茂最近的融资行为清单:关注房地产新闻

此前,中国金茂已经承担了较大的债务还款压力,而短期融资行为可能难以解决“口渴资金”。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的短期计息负债为220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13.24亿元,限制性银行结余为44.58亿元。债务偿还指数在2018年底为1.31,在2017年为1.4,远高于TOP50的平均值0.69。在流动负债方面,Wind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金茂的流动负债为542亿元,截至去年年底,这一数字已上升至1393亿元。

业内评论员认为,“地王”项目难以消化,频繁的项目股权交易意味着中国金茂正在按下暂停按钮进行快速发展。金融评论员严跃进表示,此类股权转让和土地撤退主要与土地购置成本过高和经营压力增加有关。中金公司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还预测,中国金茂部分土地出让的结转可能会推迟到下半年。

“保险+房地产”有两面性

2018年,当平安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时,它向华夏幸福董事会介绍了两名高管,并修订了公司的相关规定,以检查和平衡华夏幸福的原管理团队。媒体,如“改变中国快乐董事长王文义的话的情况”,是一个报道猜想。

这一次,该公司已在中国金茂投资。平安继续其先前的做法,并将介绍两名董事。股东协议显示“平安将提名非执行董事和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在中国金茂的九位董事会成员中,将有三位独立董事,一位新华人寿保险非执行董事,两位平安资产董事和三位中化部高级管理人员,包括宁高宁董事长。

在大多数情况下,保险和房地产的结合将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也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如“宝湾争议”。 58住房研究所首席分析师张波表示,金茂最近已经开始占用这块土地,而且在驱动规模下,对资本的需求也变得强劲。仅依靠债券融资很难满足需求。通过股权融资引入战略投资者可以更好地帮助公司发展,但这次涉及很大的份额,这将对原有的管理结构产生一定的影响。

收集报告投诉

7月26日,中国金茂(-HK)宣布其控股股东中化香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分别向平安和新华人寿提供17.87亿股和1.6亿股股票,协议价格每股4.81港元。配售完成后,中国金茂将获得约86亿元的资本收入,但仍维持中央企业的财产,但三大股东的订单变化:中化香港(集团)持有35.1%,仍是第一大股东,中国平安持有15.2%的股份,第二大股东新华人寿保险持股9.18%,由原第二大股东转为第三大股东。

作为房地产企业的一项大投资,平安作为房地产企业的第二大股东,一直非常乐意获得金融投资。自2015年以来,中国平安一直试图收购碧桂园9.9%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平安先后投资徐汇集团,华夏幸福,融创和朗士,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保险”更喜欢具有高ROE(净资产收益率)和低波动性的房地产股票。为什么这个“阶段”中国金茂?

为了双方的利益,“一枪就准备好了”

关于中国金茂的股权,平安的解释是:“这是一项长期的金融投资,与公司在养老金和健康产业的投资具有战略协同效应,”金茂更愿意说明原因。在“需要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金茂表示,未来双方将加强和拓展更大的城市经营扩张,项目开发和金融产品合作空间。 “国有企业持有多股,但仍以国有为主,这有利于加快金茂的市场化步伐,更好地参与市场竞争”。

此前,中国平安首席投资官陈德贤公开解释了平安的投资逻辑:估值相对较低,股息良好,平安精选市场稳定运营的优质上市公司,长期做好价值投资,以匹配保险的长期负债。分享优质上市公司的增长收入。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最新数据,2019年上半年,保险业原保险保费收入达到亿元,同比增长14.16%,资金掌握在手中。保险公司正在增长。随着更严格的监管政策,保险资金的可投资领域缩小,投资收益压力增加。

从金茂的角度来看,他们也希望通过引入低成本的长期机构投资者来增加资本和规模。统计数据显示,2014 - 2017年,中国金茂实现销售额分别为215亿元,301亿元,485亿元和693亿元,连续四年保持50%的复合增长率,尽管得到了中央企业的支持。中化香港(集团),中国金茂获得了大股东的部分资金支持,但在快速扩张下,金茂仍需要更多资金。

因此,行业评论员更愿意将这种股权合作归因于双重利益的“一刀切”。据悉,平安一再尝到房地产股的甜头。公开报告显示,在2018年初,通过几次减少碧桂园的股票,平安成功兑现了4.55亿港元。 2017年,持有格陵兰控股9.91%股权的平安将在短短六个月内将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累计减持现金80亿元。

多轮股权转让难以解决金茂“资金的困境”

作为中华企业中华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房地产和酒店业务平台,中国金茂自成立以来一直被贴上“房地产圈贵族”的标签,一路走向“高价,高价”和高价“。在过去两年中,专注于技术知识产权的中国金茂获得了一些关注。 2017年,当金茂楼的代表作“亦庄金茂楼”也出席时,前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应邀出席。帮忙。 2018年,金茂福2.0产品发布在水立方中亮相。知名媒体人,主持人杨澜和严平出现了,金茂此刻没有风景。

2018年,中国金茂成为“千亿军团”,坚持李从瑞总统“五年进入行业前15名”的业绩目标,扩张速度也在加快。根据年度报告,去年,中国金茂增加了2264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和68个新项目,进入了40个开发建设城市。 2017年,这个数字仅为932万平方米,进入了27个城市。

2019年,金茂延续了过去的积极扩张风格。据中原房地产研究中心统计,1月至6月,中国金茂总共花费152.4亿元收购土地,加上7月3日在南京收购的G32地块,收入51亿元。金茂花了200多亿元。在今年上半年发布的中国房地产企业新房价值榜中,中国金茂排名第23位,新增价值652.1亿元。

2016 - 2018年,金茂以高价赢得了南京河西,深圳龙华,厦门翔安的“土地之王”,但“去化学”方面并不顺利。 2016年6月,中国金茂电力建设中心以82.9亿元的价格和人民币/平方米的底价赢得了深圳龙华区“地王”。 2017年,中国金茂的厦门翔安地块价格为元/平方米,受到厦门限价政策的影响。该地块仅批准为2.9-4.2万元/平方米的售价,此前,中国金茂的计划价格为4万多元/平方米。

多重不利因素增加了中国金茂的资产负债率。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底,中国金茂的计息银行贷款和其他借款为889.73亿元,同比增长23%。资产负债率为71.19%,为上市以来最高,净负债率为79%,远高于行业平均65%。

自今年年初以来,金茂的业绩增长逐渐放缓。根据半年报,1至6月,中国金茂实现合同销售额784.56亿元,同比增长9.3%。过去一年,这一数字为718亿元,同比增长198%。在第一季度末,金茂在营业收入,期内净利润以及母公司的利润回报方面均有所下降。其中,收入23.89亿元,同比下降70.11%,期内净利润3.66亿元。减少78.51%,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37亿元,同比减少53.65%。

自5月底以来,中国金茂已披露至少7起公司股权转让案和2起事项。最新一期债券发行显示,7月23日,中国金茂宣布发行5月份到期的5亿美元优先票据,票面利率为4.25%。 7月18日早些时候,中国金茂宣布发行。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境内公司债券自批准之日起24个月内有效。预计几项融资活动将使中国的金茂一次性回报超过50亿元人民币。

中国金茂最近的融资行为清单:关注房地产新闻

此前,中国金茂已经承担了较大的债务还款压力,而短期融资行为可能难以解决“口渴资金”。 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的短期计息负债为220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13.24亿元,限制性银行结余为44.58亿元。债务偿还指数在2018年底为1.31,在2017年为1.4,远高于TOP50的平均值0.69。在流动负债方面,Wind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金茂的流动负债为542亿元,截至去年年底,这一数字已上升至1393亿元。

业内评论员认为,“地王”项目难以消化,频繁的项目股权交易意味着中国金茂正在按下暂停按钮进行快速发展。金融评论员严跃进表示,此类股权转让和土地撤退主要与土地购置成本过高和经营压力增加有关。中金公司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还预测,中国金茂部分土地出让的结转可能会推迟到下半年。

“保险+房地产”有两面性

2018年,当平安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时,它向华夏幸福董事会介绍了两名高管,并修订了公司的相关规定,以检查和平衡华夏幸福的原管理团队。媒体,如“改变中国快乐董事长王文义的话的情况”,是一个报道猜想。

这一次,该公司已在中国金茂投资。平安继续其先前的做法,并将介绍两名董事。股东协议显示“平安将提名非执行董事和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在中国金茂的九位董事会成员中,将有三位独立董事,一位新华人寿保险非执行董事,两位平安资产董事和三位中化部高级管理人员,包括宁高宁董事长。

在大多数情况下,保险和房地产的结合将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也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如“宝湾争议”。 58住房研究所首席分析师张波表示,金茂最近已经开始占用这块土地,而且在驱动规模下,对资本的需求也变得强劲。仅依靠债券融资很难满足需求。通过股权融资引入战略投资者可以更好地帮助公司发展,但这次涉及很大的份额,这将对原有的管理结构产生一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