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何时告别野蛮生长?

  • 日期:08-18
  • 点击:(977)


?

共享经济何时告别野蛮的增长?

齐先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作为共享经济的重要代表的新经济已经开始成为中国的重要增长动力。在新经济中,中国的共享经济发展尤为迅速。《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表明2018年中国共享经济的市场交易量接近3万亿元,比上年增长41.6%;未来三年将保持30%以上的年均增长率,这将带来稳定的就业和促进消费的巨大潜力。

任何新形式的兴起都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新的挑战,同时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共享经济也面临着经济生活中的相关挑战。某些格式的资源密集型投资显然与实际需求脱钩,资源分配较低。例如,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北京自行车每日平均自行车数量为160.4万辆,每辆车的平均每日周转率仅为1.1,相当于每天只有1.1次。在北京的自行车。平均每周活动车辆仅占30%,车辆总量严重过剩。曾经在街头常见的共用自行车,小兰和酷,一个接一个地被关闭,超过一百万辆自行车变成了僵尸。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振兴资源,整合配置,提高效率。如果新格式在资源利用方面的效率不如传统格式那么好,那么这种格式的开发就不可持续。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风资本投资在格式的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如果资本回报率较低,则会带来巨大的试错成本。因此,从共享自行车的情况来看,可以看出任何新格式的发展并非没有市场边界,并且不可能无限扩展。这不符合市场经济中的逻辑,也不符合工业发展的规律。

应该说,共享经济的发展仍有很大的空间。但是,共享经济的发展不可能是过去几年的野蛮增长。它应该基于市场需求的良性发展和市场痛点的真正发展。要实现这一目标,既要在市场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又要发挥工业监管和市场监管的作用。

首先,在工业发展的空间中,个体理性不等于集体理性,过度的资本密集型投资并不意味着资源的最优配置。在这方面,有关部门需要抓住宏观趋势,同时尊重市场参与者的投资意愿,同时通过提供更充分的信息,加强行业指导和沟通,减少市场主体投资的盲目性;它应该是科学的规划和市场发射的结合使共享经济的发展成本尽可能低。

其次,共享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弥补其外部成本。例如,共享自行车的日常运营占据了城市公共资源;共用自行车占用土地资源,报废后产生固体废物。这需要在尊重工业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加强对新业务的事后监督,特别是对这种外部性的有效回应。

第三,如何在日常经营中对共享经济企业进行有效的事后监督,需要解决许多问题。例如,一些商业模式正在分享经济,但它们主要通过租金资金池获利,形成异化模式。这不仅对共享经济本身不利,而且还可能引发某些风险。从实践的角度来看,一些地区监管缺口和一些地区同时存在过度监管,旧系统监管新形式的问题仍然十分突出。这需要掌握共享经济的特点,加快相关利益相关者的权利,责任,分工,定义和保护。这将为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形成制度环境。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