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任期最长的驻日大使 离任时安倍专门设宴送行|央视|安倍

  • 日期:08-24
  • 点击:(914)


?

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他是如何解释中日关系最长的日本大使的现在和未来?

2019年5月19日,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结束了在日本的任期,并与妻子王婉回国。从2010年2月到2019年5月,程永华担任驻日本大使九年,这是中国驻日大使的最长任期。他曾在日本留学,并在日本担任大使馆工作人员,服务员,辅导员和部长顾问。他在日本学习和工作了25年。回到中国后,中央电视台记者董倩《面对面》专程采访了程永华和王婉。

0x 251c总理宴会上向新皇帝说再见并会见日本媒体:异常罕见

四个多月前,驻日大使的辞职在日本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一时间,即将离任的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的新闻“刷过日本主要媒体的屏幕”,对于这个“长期”中国驻日大使,日本媒体和公众都表示不愿意。 4月1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他的官邸举行宴会,以纪念即将离任的中国大使。在宴会上,日本媒体报道说,总理单独与外国大使共进午餐是“离任前的罕见待遇”。

cd74-ichcymv1828624.jpg

程永华:作为一名大使,这种安排非常特别。起初我提出离开聚会。

记者:刚开个会?

程永华:见我我记得在几个小时内回答吃饭比较好。后来,安倍首相和他的妻子参加了我的离境招待会,这是一个例外。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5月9日,新皇帝德仁皇帝和日本皇后雅子在赤坂皇宫与郑永华和他的妻子会面。这是新皇帝自登基以来第一次接待外国使节。

程永华:日本媒体评论说,日本新皇帝首次会见了外国政要。

记者:如果日本新皇帝遇到外国高官,他应该会见一位新的外国大使。你为什么想见一个想要离开的外国大使?

程永华:我相信这不仅是对我九年工作的认可,也是对日本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性,中国的重要性以及对中日关系未来发展的期望。

日本的3.11级地震,五个灾区“一个称职的外交官将无法逃脱”。

d7ce-ichcymv1639622.jpg

2010年2月,程永华开始担任中国驻日大使。在此之前,他曾担任马来西亚大使和驻韩大使。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发生9.0级地震袭击太平洋,造成海啸高达23米,对日本东北部的岩手县,宫城县和福岛县造成破坏性破坏。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事故。突如其来的灾难给中国驻日使馆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考验。他与程永华一起在日本大使馆工作,负责民间友好交流的大使大使见证了这一关键时刻。

王伟:我记得在3.11日本大地震之后,大使把大使馆的所有人员带到了会议厅,大家排成一行。每个人都经常说大使的表情非常温暖和温柔,但那天他偶尔暴露,表情非常冷酷。他说,现在是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了。如果你是共产党员,你是一位称职的外交官,没有人可以逃脱。

2011年日本地震发生后,约有一半的驻外使馆被疏散,但中国驻日使馆的工作人员赶赴灾区协助日本当地的救灾工作。此外,如何及时救助受灾的中国同胞,已成为日本大使馆的首要任务。由于担心核辐射会影响身体,特别是生育能力,程永华认定年轻的未婚外交官不会参加灾区的工作,程永华本人已经五次进入灾区。

程永华:据我们了解,地震灾区四个最严重的县有3.2万中国公民。地震和海啸发生后,他们暂时逃往避难所。他们的病情是什么?首先,我们派了一个工作小组到避难所了解情况并掌握他们的实际状况。后来,在福岛核电站发生水汽爆炸后,现场出现了一些恐慌,心态上出现了恐慌。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及时作出判断,并立即协助中国公民撤离。那时,我们派出一个工作组到第一线去各个避难所,一次救出一个,帮助他们撤离,最后有9,000多人。这是暂时回归中国。

购买岛屿,参观一系列活动让他觉得“坐着一辆没有刹车的过山车”

28c1-ichcymv1828921.jpg

中国驻日使馆在救灾方面的表现赢得了日本各界和海外华人的赞誉。然而,日本一些别有用心的政治力量开始激起。

2012年4月16日,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Shintaro Ishihara)抛出了所谓的“购买”钓鱼岛的政府提案,并指示“购买岛屿闹剧”。这部分钓鱼岛争端再次影响了双边关系的大局。

程永华:不幸的是,这一事件使中日关系陷入了最复杂,最困难的时期。这段时间也是我大使九年来最困难和最紧张的时期。

记者:作为一名大使,你当时的责任是什么?

程永华:我们几天都没有睡觉。作为一名中国外交官,他必须履行自己的使命并履行自己的职责。因此,要承受这种压力,我们一定不能软,我们一定不能收缩。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考虑将来退出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办?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靖国神社致敬,该靖国神社纪念14名二战甲级战犯,在历史问题上再次挑起亚洲邻国。对于已经紧张的中日关系来说,这无疑是更糟糕的。

77a6-ichcymv1829176.jpg

程永华:当时我立即向中央委员会汇报。之后,我立即前往日本外务省抗议并就历史问题,战争问题和靖国神社问题发表意见,并坚决反对安倍首相的这一举动。日方越过红线踩到矿井。这是我当时使用的原始单词。

记者:两国都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规则。但此时他们不遵守规则,成为外交官的方式是什么?

红线,不能通过,主持人会理解。

一些评论员描述了当时的驻日大使程永华的情况。 “从2010年上任以来,他似乎没有刹车过山车。我不知道何时何地停下来。在跌宕起伏中,错综复杂。日本与日本的关系考验了他的勇气,智慧和责任。“

程永华:特别是当中日关系如此紧密,各个领域紧密相连时,高层交往几乎完全中断。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状态。面对这种状态,光线不会沮丧,你必须思考。我该怎么办?如何找到方法?我们怎样才能将中日关系推向改善进程?

目睹高层交往,两国应继续扩大积极因素,减少不利因素

973b-ichcymv1829353.jpg

2014年11月7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在钓鱼台国宾馆与日本国家安全局局长Masahiro Tanu先生举行会谈,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国问题达成了四点原则共识。 - 日本关系针对钓鱼岛争端,“双方对钓鱼岛等东海紧张局势有不同看法,同意通过对话协商防止局势恶化,制定危机管理和控制机制,以避免不可预见的事件。“

规则,规则很多。问题是日本很多人不遵守它。遵守已经发生的一些事件,应该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然后我们必须重新制定规则。

在四点原则共识的基础上,习近平主席将于2014年11月10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程永华:当时还很紧张。由于中日关系经历了如此多的风雨甚至风暴,双方找到了解决问题或找到改进方向的出路。

记者:是否会改善方向?

程永华:我们希望通过这次会议,推动两国关系走上这个过程。事实上,会议现在是一个开始。习主席和安倍首相在福建厅外的握手都是面对面的。通常会见外国客人,每个人都会微笑,有些微笑,有些国家甚至拥抱,但习主席和安倍首相都牵着手握手。这也是当时中日关系现状的象征。如何从未来两国领导人会议开始,促进中日关系的真正改善是我们必须要做的。

2016年9月5日,中日两国领导人再次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杭州会见了出席20国集团峰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程永华:我个人觉得从那时起,两国关系开始积极互动。在与安倍首相会晤期间,习主席确实阐述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和主张,我们对中日关系的看法和看法,然后说中日两国是重要的邻国,邻国不能动。当我谈到这一点时,由于当时使用的同声传译,安倍首相立即举手。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并形成积极的互动氛围。会议结束时,两位领导人使用了同样的句子:我们将共同努力,促进未来双边关系的改善;我们必须继续扩大积极因素,减少消极因素。

96c1-ichcymv1640519.jpg

2017年9月28日晚,中国驻日使馆在东京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和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现场的媒体抓住了这样的场景。在看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接待后,他跑到了现场。他用中文用“晚安”向观众打招呼,然后发表演讲。日本媒体报道说,这是安倍自上任以来首次参加此类活动。

程永华:接待前两天,日本政府告诉我们尚未确认,但安倍首相有可能来到中国大使馆的国家大使馆招待会。我一听到就说,“我们欢迎。如果安倍首相来找我们,我想让他说几句话,我们已作出相应的安排。”当天安倍首相的时间表非常紧张,他宣布解散众议院选举并前往东京街头。涩谷区宣讲他的当选。然后他一路小雨参加我们的国庆招待会。

安倍首相在国庆招待会上的讲话中表示,他对未来中日关系的期望是他的三个步骤:第一步是邀请李克强总理尽快访问日本;第二步,我自己愿意尽快访问中国。第三步,我们期待习近平主席对日本的正式访问。

记者:出乎意料吗?

程永华:老实说,超出我的预期,日本政府也出乎意料。据说安倍首相的即兴场面已经出现在现场。

记者:但现在我已经实现了两个步骤?

程永华:是的,这也是日方的一个积极姿态和一个非常重要的姿态。

这个国家无法找到与邻居相处的方式

aa86-ichcymv1829581.jpg

中日关系既是边缘问题,也是大国关系。程永华认为,中日关系走上正轨,不仅需要官方努力,还需要民间交往。在他的九年任期内,即使中日关系陷入冰点,程永华也在中日青年交流,地方交流和经济交流等各种场合努力工作。

程永华:我们通常说国家轮到人民的相亲。这些年来我们大使馆工作的口号被称为人民促进官员,政府推动政治。例如,在中日关系最困难的时期,官方渠道的联系已经停止,但日本的民间友好团体非常热心地说,最困难的时刻是我们发挥作用的时候。

记者:您如何看待未来的中日关系?

程永华:改善中日关系的过程,我认为这是在总结前几年中日之间激烈的冲突和教训的基础上的改进。因此,我个人认为,这一轮改进应该是一个长期相对平稳的改进,而且发展正在改善。但是,要真正实现中日关系的稳定发展,我觉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我们不能高枕无忧。两国需要进一步增进互信,特别是在政治安全领域。

记者:两国人民应该有什么样的心态?

程永华:我认为还有必要扩大交流。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还不够。当我在日本讲话时,我经常说邻居可以选择。如果他们不能去任何地方,他们可以移动,但国家不能移动。两个邻国必须找到一种相处的方式。相处的方式是友好和友好。

主编: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