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禾华创陈大同:5G将带动整个产业链,继而让更大群体兴起

  • 日期:07-28
  • 点击:(571)


RVyURqzBKqC7ce

元和华创投资委员会主席陈大同

“每年科技发展之后,都会出现象征性的行业热潮,而5G将成为一个非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6月29日,在“2019年未来论坛南京峰会”期间,元和华创投资委员会主席陈大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大同认为,5G将成为一个非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行业革命,推动整个产业链的崛起,这反过来又将导致一个集团的崛起。他还表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看到了自己的创新。

在谈到他的投资理念时,陈大同说他会选择一支在中国排名第一或第二的球队。其背后是他发现的“中国蓝海理论”。

陈大同是中国发明协会和中国半导体协会的会长。他于1995年创立了Howe Technology(全球第二大CMOS图像传感器市场)。2001年,他创立了展讯通信(世界十大IC设计公司)。陈大同还是Northern Light Venture Capital的投资合伙人,该公司是大型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华山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拥有超过10年的基金管理和投资经验。

5G将推动整个产业链的崛起

陈大同认为,5G将成为一个非常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行业革命,推动整个产业链的崛起,这反过来又将导致一个集团的崛起。

在中国,中国首次在3G时代拥有自己的标准,即TD-SCDMA。陈大同介绍说:“TD-SCDMA在技术上并不完善,并没有优于其他标准,但其最大的作用是推动中国TD-SCDMA的整个产业链,包括基站,手机和芯片。”大同解释说,“在这个3G产业链之后,我们可以与其他国家一起运行4G,我们可以领先5G。”

陈大同说,产业链具有延伸效应。 “我将生产手机芯片。然后我可以制作电视芯片和安全芯片。因此,标准或标志性技术将创造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然后它将导致一个集团上升。”

市场推动全球半导体产业转移

陈大同向记者简要介绍了近20年来半导体产业从硅谷转移到中国的过程。

二十年前,硅谷有大量的芯片创业公司,但台湾和韩国公司在中国的出现改变了竞争格局。陈大同表示,“他们的特点非常贴近客户,行动非常快,成本非常低,因此给硅谷芯片初创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危机。”

陈大同说:“当时,DVD芯片最初是由硅谷发明的,并且做得很好。后来台湾联发科提供了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后,硅谷公司将无法做到这一点。新形式,新的产业转移。当时,你的技能大多没用。“

2005年左右,中国的芯片设计公司开始发展,而中国的大众已经成为巨大的优势。

“我们可以在我们自己的本地市场上进行,然后进入欧洲和美国市场。此外,包括人在内的大陆设计公司在其他地区的用户数量也是其他地区的很多倍。“陈大同说,”硅谷有大量的半导体设计公司。从未有超过100家公司,台湾可能就是这个数字。“

“大陆半导体设计公司聚集了数千家公司,竞争尤为激烈。因此其整体影响力远大于台湾当年对硅谷的影响力,相当于颠覆整个行业。”陈大同介绍,“所以十多年来,整个硅谷都没有半导体创业公司,因为整个行业都发生了变化。”

中国的半导体发展仍处于青春期

陈大同认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仍处于青春期,一方面还不成熟,另一方面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远离市场上限。与此同时,陈大同也认为,中国的自主创新将会越来越好。

“就像画家一样,前面有临沂,当你到达临沂一定程度时,你必须有自己的想法和风格。”陈大同说:“十年前,我们看到的所有半导体设计公司几乎都是在中国制造的。相反,我们希望产品兼容,拉出来,并把它放在我身上。现在,我们看到更多还有更多公司在进行自己的创新,通常从微观创新开始。“/P>

陈大同说,当没有替代品时,没有创新,产品同质化最终演变成国内公司之间的价格战。 “但现在,通过一点创新,公司拥有定价权,而且毛利润可能会增加。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公司。“

“中国蓝海理论”

陈大同认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机遇包括5G,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物联网(IoT)和汽车。在这些市场中,硬件制造是关键。与中国相比,美国硅谷在制造领域面临成本和市场劣势。

“硅谷仍然非常活跃,但硅谷没有一个好的硬件创业公司。成功基本上是商业模式或“软技术”。因为在做硬技术时,必须有制造,制造有成本问题,其次,你的客户在哪里?美国的制造业很少。“陈大同说:”同样的事情,亚洲可能只占美国的一小部分。因为它不仅仅是制造成本,还包括整个供应链的成本。“

陈大同还表示,在投资时,他会选择在中国排名第一或第二的球队。在这种投资理念的背后,有一个“中国蓝海理论”。

“MBA教科书说,如果业内有三家公司,如果里面有三家公司,同样的产品不再可用,蓝海将成为红海。但我们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我发现没有三个中国。公司正在做同样的产品,那么这仍然是蓝海。“陈大同说,”展会是这样的,华为是这样的,这是国内的替代品。“/p>

“所以我们可以投资任何行业,但如果它是中国的前两名。我们认为今天是中国的前两名,给它足够的时间,它将成为世界前两名。”陈大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