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摸底民间投资难:项目高门槛 审批要数年

  • 日期:12-02
  • 点击:(906)


国务院检查组发现民间投资困难“项目门槛高,需要几年时间审批,融资“靠边站”,鉴于今年前四个月民间投资增速出现罕见的大幅下滑,国务院于5月20日向18个省(区、市)派出9个检查组进行了为期10天的实地检查。

目前,检查组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记者《第一财经日报》梳理了当地媒体的公开报道,发现国务院促进民间投资专项检查组发现的问题包括:民间投资确实存在“玻璃门”现象;一些私营企业对国家鼓励私人资本投资的优惠政策不太满意。一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的门槛更高。企业审批项目太多,周期太长。私营企业融资困难,融资成本高。

检查组不断走访,发现问题。

根据全国各地的公共信息,经过几天的检查,一些检查组开始向当地政府反映检查中发现的问题。

5月21日至25日,国务院第八检查组赴江苏开展民间投资政策执行情况专项检查。 根据《新华日报》,检查组组长、水利部副部长焦涌在肯定地方工作积极成果的同时,指出江苏省在促进民间投资政策制定和实施、政府管理服务、市场环境建设、民营企业自身发展等方面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一些私营企业对国家鼓励私人资本投资的优惠政策不太满意。一些公私伙伴关系项目门槛较高,企业审批项目过多,期限过长,民营企业融资困难、昂贵等问题。

《湖南日报》 News表示,5月22日至25日,住房和建设部副部长倪虹带领国务院第七监察局赴湖南开展促进民间投资政策执行情况专项检查及相关工作。 检查组举行了6次私营企业座谈会,与98名私营企业主进行了讨论,实地走访了9家私营企业,通过问卷调查了100名私营企业主,并对行政事务厅的办公窗口进行了暗访。

倪红在肯定湖南促进民间投资的努力后表示,在此次检查中,检查组还发现了当前促进民营企业发展中存在的政策改进和调整、政府管理和服务、市场环境建设、企业自身发展等问题。

5月20日至25日,国务院第四检查组开展专项检查,促进四川民间投资 根据《四川日报》报告,检查组组长、财政部副部长刘坤就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六个方面向四川进行了反馈。

5月20日至25日,国家土地副总监、国土资源部总规划师严之尧带领国务院第五监察局在河北省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实施情况进行监督检查。 《河北日报》表示,在肯定河北省促进民间投资后,严之尧指出,由于产业结构调整、创新能力不足、企业利润下降等因素,民间投资热情减弱,投资增长率下降,必须认真分析、改进和全面解决。

企业“吐出”真言:私人投资不能“孤军奋战”

在这次检查中,私人企业向检查组反映了私人投资下降的真正原因。

据新华社报道,东杰智能董事长姚常杰在山西太原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对国务院第二检查组说,“我们手头有数亿美元,但我们想投资,但我们不能……”

我们不能投资的原因在于“土地” 东杰智能副总经理张信海表示,公司希望投资停车设施,但在任何看起来可以建设停车设施的区域空都有不同部门制定的各种规章制度。例如,规划部门有“红线”要求,建筑部门有建筑面积比要求,消防部门有消防安全要求,这使企业不知所措。

姚常杰还反映,太原不锈钢工业园东杰智能生产基地的建设也面临着总投资5亿元的尴尬,该项目因土地延迟到达而无法开工。

据新华社报道,重庆一家环保企业的负责人向检查组坦白承认,私人投资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缺乏公平待遇,这种待遇经常遭到“白眼”和“回绝”,从而影响了投资动机。

英利国际地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晓宇在检查组论坛上直言不讳地表示,银行将推出规模排名。该行业前20名可以放贷,而中小型私营企业只能“靠边站”。

青海杨总制药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囡向检查组报告,该公司开发了一种降血糖藏药。研制这种药花了六年时间,自审批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年半。有关部门一直无法拿出审批结果。 “如果我们这样拖下去,这个项目肯定会变黄。 ”他说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在收到检查组对地方当局的反馈后,一些地方当局已经开始纠正相关问题。

除了国务院组织的9个检查组之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还组织了6个检查组前往其他12个省(区、市)对民间投资进行专项检查。 (陈一侃)